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愛奇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479章 王八看綠豆(二更)

幾人一邊走出觀刑房,番至銘湊到蔡結身邊道:“公公,下面就回稟皇上了?”

蔡結甩了甩,穿過大牢的走廊:“那個石小全打探得如何?”

“前天晚上才查出來那個黑衣人是石小全,現今才把尸首挖了出來。”姚陽城說。

張贊道:“要先查一下石小全的生平,派到外頭的人該回來了。”

蔡結點了點頭,已經穿過走廊,出了石廳,往臺階上走。

不一會兒,幾人出了地牢,姚陽城連忙把人往刑部里面請。

直到午時,方有人來報:“鎮西侯倒是大方,他手下跟石小全有所接觸之人全都讓咱們審問。”

姚陽城冷笑:“他手下之人……呵呵,能問出點什么。”

“與石小全同住的人都說了些什么?”張贊道。

報信的人道:“只說平時就是跟那些兄弟們嬉鬧著,就是前兒個,因為鎮西侯的家事,總在那里指指點點的,最后被打死。他們說那是石小全活該。”

姚陽成輕輕的哼了一聲:“都是他的部下呀!”

蔡結輕輕的做起了眉頭:“就沒有別的了嗎?那個石小全沒有外出?”

“有,石小全的家鄉離京不遠,就在京郊的白河村。”報信者說。“據說,當時鎮西侯回京后,石小全回過一趟老家,年初一也回去過一趟。”

“那就派人到那邊探查探查。”張贊道。

刑部、御史臺和大理寺均派出了人手出發,就連蔡結也派了一個小太監跟著一起騎著快馬出宮,去探查小全的老家。

一行人穿著各部的服飾,卻又意外的整齊劃一,騎上馬,沖進宮門。

大街上還因為過年而熙熙攘攘的一片,小販正在不住地叫賣,街上的百姓穿著喜慶,正拖家帶小的穿梭其中。

這個時候,遠遠的想起一陣陣的馬蹄聲,只見有服飾不同的官兵騎著快馬從宮里面沖了出來,街上的行人嚇的連忙往兩邊躲。

兵馬出了京城,就順著大道,往京郊方向而去。

這個時間,京郊的大道上卻不寂寞。因為今天正是一個出門拜神的好日子,一輛輛或是華貴、或是樸素的小馬車走在大道上,聽到身后的馬蹄聲,紛紛讓道。

法華寺的山下,一輛華貴的馬車正停在一棵大樹下。

葉棠采、齊敏和葉薇采剛剛上完香,正準備上馬車。

這時,遠處大道上一陣隆隆聲響起,葉棠采不由地回過頭,只見一隊兵馬從不遠處的官道上飛奔而過。

“啊呀……那是官兵么?”葉薇采歪了歪頭。“還未過征月十五呢,這么早就開印了。”

褚云攀與流匪之事,昨天才在朝中公布,所以很多人還不知道發生什么事。

齊敏卻是聽說了,只一笑:“朝中之事,誰知道呢。”

“敏姐姐說得對。”葉薇采點了點頭,纖長的手指輕輕點在下巴處,“只是……有些奇怪而已。以前這些官兵什么的,出門都是整整齊齊的一排,清一色的服飾,剛剛瞧著,一排灰紅色的,一排灰綠色的,還有藍青色的,直亂呀。”

三司全審!葉棠采想到這四個字,心里不由地一緊。三司兵馬一起出去查案了。

“誰懂呢。”齊敏連忙轉移話題,“對了,剛剛都忘記問你了,你求的是什么簽?”

葉薇采小臉一紅:“就……求家宅。”

“切,得了吧,家宅!”齊敏輕哼一聲,“信你有鬼。”

“這……”葉薇采小臉一僵,“咱們快走吧!天好像要下雪的樣子,回家吃火鍋。大姐姐?”說著去拉葉棠采。

葉棠采一怔,這才回過神來:“嗯。”

“上車吧。”齊敏說著扶葉棠采。

幾人前后上車,馬車便搖搖晃晃地離開法華寺這片空地,走到大道上。

葉棠采無心說話,一手捧著個小手爐放在膝上,一手翻著話本子,但卻看不進去。

葉薇采和齊敏在嘀嘀咕咕地說著話。

車子走了一刻鐘左右。馬車突然咣地一聲,葉棠采幾人只感到車身一震,居然突然就不動了。

“啊呀,怎么回事?”葉薇采一驚。

外面的慶兒立刻跳了下馬,后面好些護衛也跟上前來,過了好一會兒,慶兒才道:“三奶奶,車轅突然斷壞了。”

葉棠采皺了皺眉頭,真是出門不利。“這個能修嗎?”

“可以的,等一等就能修好了。”慶兒在外面一臉為難。“對不起,咱們應該多備一輛車的。”

“沒關系。”葉棠采笑了笑。“不過是等一等而已。”說著垂下頭,繼續翻著話本子。

“慶兒,這個怎么修的?”葉薇采卻是坐不住,奔了下去瞧慶兒修車。

葉棠采翻動著話本子,過了一會兒,聽得葉薇采在外面一陣輕笑聲,葉棠采一怔:“她在跟誰說話?”

齊敏掀開窗簾看了看:“呃,一個年輕公子,不認識。”

葉棠采皺著眉頭,也掀開窗簾,只見葉薇采正站在不遠處,而她前面停著一輛簡素的小馬車。

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正坐在小馬車的車轅上,淺藍色的綢衫,披著銀鼠灰的斗篷。頭上烏發半束,長得眉清目秀,眼角和唇角都帶著笑意,和善溫柔。

“天這么冷,姑娘獨自繼續站在此處不太妥當。”那少年道。

“啊……我并不是自己在,我大姐姐和敏姐姐還在車上。”葉薇采輕瞟了他一眼。“我們的車壞了,一會兒就好。”

“哦。”少年一怔,“這天快下雪了。你們的車不知要修多久,若不嫌棄,你們可以坐我家的車,我騎馬。”

葉薇采一驚,抬頭看他,只見少年長得修眉俊目,笑容溫柔,他的話也是極為體貼,小臉微紅,“這個……怎能坐陌生人的車子……”

“哈哈。”那少年輕輕一笑,“在下叫姓周,名易安,咱們認識了。”

葉薇采小臉更紅了:“我、我姓葉……”

“薇姐兒!”一個冷喝聲響起。

葉薇采一驚,抬起頭,只見車簾已經放下來,但她怎能不認出那時葉棠采的聲音,看了那周易安一眼:“我姐姐叫我。你的好意,心領了。”

說完,便瞧著那輛大馬車走去。

周易安看著那馬車極為華貴,而且還刻著鎮西侯府的徽記,便驚了驚。

葉薇采上了車,葉棠采微微掀著簾子,見那個周易安趕著小馬車走了,小臉便黑了黑。

她們都錯開了地點和時間了,居然還撞上了!孽緣嗎?

這個周易安……瞧著還真是眉清目秀,和善溫柔,讓人一眼就心生好感。但嫁給他以后,卻是個軟蛋,指望不上的糊涂貨色!嫁給他了,只能一輩子受他家的窩囊氣。

想著,葉棠采干咳一聲,看著葉薇采:“你剛剛在干嘛?”

“呃……我、我……”葉薇采小臉有些白。她覺得葉棠采今天有些兇。

“棠姐兒?”齊敏輕皺了皺眉頭。

在她看來,葉棠采不是那等迂腐的人,而且大齊風氣還算開放,并沒有男女站著認識一下,說一下話都不準的。否則哪來什么為了相親而設的宴會,還有那個摘星臺,也是男女都可出席,很多在那里看對了眼,回家稟一聲,父母覺得合適還會作主提親的。

“剛剛這位公子并非良配,以后見到繞著走。”葉棠采直接說出這一句。

葉薇采一驚,接著小臉漲得通紅:“大姐姐你胡說什么,我又不認識他……就在路上遇到而已。”

齊敏撲哧一聲:“我瞧著你看到人,臉都紅了。”

葉薇采神色僵了僵:“我只是……只是害羞而已。”每一次有異性對自己如此溫柔地說話,長得溫柔又俊美,還體貼,小意溫柔。

“害羞,嘖嘖……”齊敏咯咯笑起來,“真是……呃呃……有什么好害羞的!”

她正要打趣兩句,葉棠采就瞪了過來,齊敏立刻改了語氣。

葉棠采要氣死了。可知道,很多感情都是從這種害羞開始的,話本子上寫著不知多少了,少年小意溫柔,少女靦腆害羞,一來二去的,就真的像前生一樣,王八看綠豆,看對眼了!

“你害羞……那是正常的。這個年齡的男孩子你接觸得少。”葉棠采盡量地把這狀況說得很普通,“但剛剛那位,嗯……我倒是在走親戚時見過,家里亂糟糟的,并非良配。”

葉薇采覺得被一盤冷水澆了下來,連忙點頭:“嗯。”

“以后見到都要繞著走。”葉棠采說。

“嗯嗯。”葉薇采連忙擲重地點頭。

葉棠采這才滿意地一笑,四月葉薇采就十五了,回頭她得讓人給葉薇采好好相看了。♂多♂看♂小♂說♂吧♂d♂u♂o♂k♂a♂n♂8c♂o♂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百度統計
福建自考网数字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