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愛奇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一顧芳華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知道真兇

一顧芳華 第二百三十一章 知道真兇

作者:琴瑟花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19-10-29 23:41:41 來源:愛飛小說網

顧芳華十分不解,蕭安不是福靈郡主信任的人嗎?怎么會在京城老宅那么大權利?

再說,聽聞蕭安是家生子,他爹當年為救老威遠侯而死,所以老威遠侯后來就賜姓他們同姓蕭,幾個兒子都委以重任。

顧世年也不清楚,長嘆道:“等閑變卻故人心,知人知面不知心。”

顧芳華也陷入沉默,她希望蕭遙能躲過死劫,將來能夠長命百歲。用他一身才華,能為大周、為容凌哥哥,為天下黎民效力。

路非等人,很快在山腰一處找到蕭遙。

他將路近放在一塊干凈的大石頭上,正在收集枯枝。

路非他們都拱手道:“少爺,蕭安已經帶回來了,另外兩人也已經死了。”

蕭遙眼角余光,也沒有看蕭安一眼,只是低聲道:“嗯,先拾點柴,我們要把路近帶回去。”

這就是火化,帶骨灰回去的意思。

眾人拾柴,很快在空曠處架起一座木臺,蕭遙將路近抱過去,放在木臺之上。

然后半跪下去,起誓道:“路近,你放心,你不會白死。無論是誰幕后策劃,我都會把他找出來,為你報仇!”

其余眾人也都半跪下來,蕭遙親手點燃木臺,眼看著熊熊大火,將路近吞噬,人人都紅了眼睛。

大家朝夕相處了快二十年,本以為能天長地久,不想卻這樣早就陰陽相隔。

等火光漸漸熄滅,蕭遙才來到被堵了嘴的蕭安面前。捏住他下顎,隨手掏出一顆藥丸,丟進他嘴里。

很快,蕭安就覺得渾身無力,癱軟下去。

蕭遙挑斷他身上的繩索,讓他躺平在地上,冷冷道:“這是從扶桑手中得來的方子,你動不了,不過卻能感覺到痛。”

蕭安從來沒有看見過,向來溫文儒雅的少爺,竟然也有如此狠戾的時候。

一時心里說不出是后悔,還是慶幸。

“少爺,是老奴對不起你。但老奴是有苦衷的,不敢奢求能得到少爺原諒。只希望少爺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給老奴一個痛快。”

蕭遙居高臨下的看著蕭安,冷聲道:“苦衷?有苦衷你就可以為所欲為?有苦衷就是你背叛主子的理由?祖母對你們三兄弟信任有加,原來竟是一直被你們糊弄!”

“少爺,我沒有!是長柱被他們抓了,小虎子又被下了毒,我實在沒有辦法。”

蕭安的辯解,讓人聽起來惡心。

路非雙眼通紅,忍不住咆哮道:“蕭安!我們幾個和長柱一起長大,他出了事,我們就是粉身碎骨,也會救他出來。你怎么能對少爺下手?”

“我爹就是救老侯爺死的,難道我兒子和孫子,又都要為少爺而死嗎?小虎子還那么小,我只是想保住他們的命。”

蕭安說著,老淚縱橫,他也不想背叛老夫人,不想傷害少爺,可實在沒有選擇。

路常自小和蕭安親近,再也壓抑不住憤怒,上前揪住他衣領,吼道:“你還是我三叔嗎?你怎么變得這樣蠢!你覺得少爺出了事,長柱和小虎子,就能安然無恙嗎?”

蕭安頹然閉上眼:“我不想每天睜開眼睛,就看見長柱或者小虎子的手指。血淋淋,冷冰冰……。”

路常眉心一跳,緊抓蕭安的手慢慢放開。

蕭遙沉默不語,良久之后才道:“說出誰是主謀,我盡力去救長柱和小虎子,并且給你個痛快。”

事到如今,蕭安也知道大勢已去,反正難逃一死,索性就把所有情況和盤托出。

萬一,能為長柱和小虎子,搏一線生機。

“少爺,侯爺想把大少爺過繼到夫人名下,好名正言順立為世子。夫人身體不好,堅持要等你回去再說。二夫人擔心你回去搶威遠侯爵位,所以讓我來京城,伺機接近殺了你。”

蕭遙雖然大致猜到,不過聽蕭安親口說出,更覺得蕭瑟。

不就是一個爵位,就值得岳氏這樣痛下殺手?母親病重,父親還要用過繼庶子去讓她傷心,岳氏的野心,都是父親慣出來的。

當年老師的事,自己看在父親份上,也是為了老師名聲,這才忍氣吞聲寧愿遠走,也沒有讓岳氏還這筆賬。

如今加上路近的命,更添一筆新賬。

自己不會再退讓,新仇老賬一起算。威遠侯世子之位他要!母親威遠侯夫人的位置,也該重新尊貴起來!

要是父親做不到,那自己就帶祖母和母親回京城,留他們一家團聚。

從此一別兩寬,各自歡喜。

“那白虎和雞冠蛇,都是你引來的?”

蕭安回答道:“白虎和雞冠蛇,是仙女池一直就有的,我前年路過,就知道這里有白虎,本來想誘你落單,葬身虎腹。至于那藥粉,能促進白虎發狂,卻含有雞冠蛇喜歡的草藥。”

面對蕭安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蕭遙心里更是沉重。

“蕭安,你說實話,我母親和祖母,還好嗎?只是母親身染重病,祖母沒事吧?”

蕭安苦笑道:“少爺放心,老奴發誓,句句屬實。老奴離開沈州時,老夫人和夫人一切安好。”

“那好,你們誰來,給他個痛快。”

蕭遙實在下不了手,蕭安老淚縱橫,求道:“求少爺看在我們世代為家奴的份上,將老奴也火化帶回沈州。”

“好。”

說完,蕭遙將外衣脫下來,把地上的骨灰親手捧進衣中,然后打好結,抱著下山往馬車而去,找個盒子先放起來。

最后是路青動手,也如法炮制準備了木臺,將蕭安火化帶走。

隨便用過晚膳,眼看月上柳梢,可顧芳華還是沒有看見蕭遙。哪怕丹竹她們用長帷布,將月泉重重圍起,她也沒有沐浴的興致。

鐘桃嬌已經沐浴更衣過,正拿著塊大棉布擦拭頭發。

勸道:“明珠,這水溫剛合適,水又是流動著的,特別干凈,你也洗頭沐浴一下吧。”

“我總覺得這里有股血腥味,都不敢去洗了。”

下午上山時,那只小白虎撲上來,被錢公公一掌斃命,它們一家三口都死了,自己多少還是有責任。

特別是路近的死,壓在顧芳華心頭,沉甸甸的,難以疏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百度統計
福建自考网数字大厅